寫在30歲之前的前夕,透過失眠夜,反覆檢視自己,面對自己,也恭賀自己。

--

這個深夜,沒有食堂,只有失眠。

沒有顧慮達成了多少的要求、做到了多少的目標、沒有太多的計畫、太沉重的壓力,只是好好的回憶人生,也不用太多的讚與表面的肯定。

只有誠實。

2012年,29歲,似乎是學習,也是我人生的展開,村上在這一歲數開始寫起文章,我則是半生不熟的拿起吉他;畢竟我不是他,我是我,學習了工作的新技能,展開了新關係,開始了新運動,莫名其妙的開始自己最不擅長的跑步,雖然肚子還是一樣大,有段似乎從未開始就結束的感情,是一廂情願,看似灑脫卻是無法掌握的孓然一身;多喝了幾瓶酒,添了幾分愁;到各地去訪了幾位老友,又增加了島內旅行的幾張照片。多被炸了幾個紅色炸彈(我的荷包遍體麟傷),見證了幾段開花結果,也看到了無疾而終的幾段愛情枯萎;熱血的行程仍然不斷的在延續著,海洋音樂祭、半程馬拉松,也奇妙的多了一張"大型重型機車"駕照。離我的夢想又近了一步─我要在台東的台九線騎重機(握拳),徜徉碧海晴天!

早已忘記是自己還是他人設下的目標,在踽踽努力著,如同往常一樣,陀螺不會因為2013而停止打轉,我仍然在自己的角色裡旋轉,人生的難題,似乎在多了一年後,又多了一層的複雜;無法掌握的情感中,我們自以為是的前行,灑脫轉身,卻如同沙礫般飄盪,什麼都留不住...理智和情緒不斷的拔河,似乎不可能從角色中脫身,我只好不顧一切的大步向前跨,擺脫那穩定,但強烈的晃動卻讓自己比暈船還讓我昏眩。以為自己成加成熟,好像有勇氣面對人生的課題,但有時這些包袱卻無聲無息的從天而降。

有好多遲疑的計畫,因為徬徨而不展開,不肯定自己,只能催眠自己去相信,挑戰和懷疑從四面八方而來,什麼才是原來的我?剝去那些讚美與肯定,殘酷的是我覺得我的人生,是從失敗中堆疊起來的,只是我不敢承認;我想要更有勇氣去面對與承認,趁著30歲之前,把這些挫折與失敗,提醒與警示,寫給40歲、50歲的我。

我其實是空虛的,自頭到尾,只是我們往往忘記停下來檢視這一切,扣除掉外在的有形,我還擁有些什麼呢?新年過了九天,新目標還是沒有出現,這是不是種蹉跎?躺在床上,即便明天還是會很累的賴床,我還是想問:「每天把你叫起來的是夢想還是無奈?你追求的是理想還是錢?」我想時時檢視這些。

拋開生涯規劃的那些方法與步驟,我追逐什麼?我渴求什麼?誰能夠真正的掌握自己的人生?規畫自己的人生?多了一歲,我應該更勇敢的面對自己的狀況,活得更自在,而不是更有負擔。就去吧,我的朋友、我自己;The truth,說出自己的慾望,自己的理想,雖然我看不清其他人,但是我至少可以面對我自己,也看清我自己。

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,前行,好好的對過去說再見,好好道別,然後珍視現在,他會不斷的往前跑。Go!!!!!!留下的是回憶,擁有的是大家,要實現的是未來,獻給即將要30的自己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微醺中的熱血透抽

Taut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